导演谢飞惜才爱才,长文谈翟天临,难道这是翟天临洗白第一步?

发布时间:2019-02-20 浏览:38

翟天临发布致歉声明并表示会退出北大博士后流动站之后,娱乐圈明星们基本处于集体“沉默”状态!而214日,北京电影学院退休教授、著名导演谢飞,罕见发声,专门谈了谈他眼中的翟天临事件!并希望公众能给翟天临机会,不要把这么有才华的年轻人一轮子用舆论暴力的方式“打死“!

前半部分说的不错。但联系全文,谢飞主要表达的核心是:对于像翟天临这样的年轻人,不要完全封杀他,要宽容他,善待他,原谅他,还举了名人嫖娼的例子。黄海波就有话说了:妹的当年老子被封杀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挺我啊,怎么不叫公众宽容我啊,合着我不是有才华的年轻人?难道是因为我长的比他丑?最主要的是,还给广大网友扣了个文革的大帽子。

如果没有网友的热心关注,恐怕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永远也无法曝光吧!这种恶心的勾当永远永远也不会被调查。没有网络的舆论监督,靠着体制内自我净化,显然是不可能的。恐怕此时翟博士还在到处宣传他的博士学历呢。显然谢飞同志的话是有失偏颇的。是试图改变舆论导向的。毁掉他的不是网友,而且他自己,只有让他受到惩罚,才是真正的帮助他。

1. 谢飞导演讲了很多关于北京电影学院博士学位设立中的问题。认为这也是造成论文抄袭和学术不端的主要原因。然而博士点设立的问题并不是论文抄袭的充分条件。

a) . 艺术类院校设立理论性研究学位,是没有问题也没有错误的。错误的是学术委员会对于学术道德毫不在意,对于学校自己设定的学位毕业要求视如无物。

b) . 论文抄袭本身与学校的问题不相关。这应当是两个独立的问题。论文抄袭是学生的问题而不是学校的问题。没有发现学生的论文抄袭,或者发现了而不作为仍然给予博士学位才是学校的问题。

c) . 将这两者相关起来,把论文抄袭的锅扣在理论性研究学位的设立上是毫无道理。

b)中提到的学校的问题和论文抄袭都是错误的。但是没有因为AB都错了,因此B的错误可以被理解的逻辑。

2. 谢飞导演提到了不少名人,如李白,白居易,舒伯特,贝多芬等等。说“年轻时都范过这样的错误”。这是混淆概念。不知这当中哪一个抄袭了他人,或者容忍了他人的抄袭行为并帮其传播(类比授予学位)?这些人的成功都建立在他们的作品上。设想如果李白的诗作被抄袭了,抄袭者借此享受了本该属于李白的人生,李白反因此寂寂无闻,穷困潦倒。这公平吗?再延伸下,李白穷困潦倒中改变写诗的风格,跟更趋向于杜甫那种。那可能如今一起组合出道的就不是李杜,而是剽窃者+李白了。

之前有关于盗用他人身份上大学的新闻,两者的人生都因此而改变。论文对于学者就如同上面说的李白诗篇,大学入学身份一样重要。不能因为论文,博士离大家的生活远一些,就轻视论文抄袭的严重性。对于论文抄袭和学术不端必须零容忍的!

2. 我相信翟天临的博士和博士后都不是他人拿刀逼着他申请的。期间所犯的错误也应该是没人逼迫的。谢飞导演举了一些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生的优秀作品,也讲了对于电视电影人而言实践作品的重要性。这都是正确的,这应该也是电视电影圈的规则,是应当被尊重的。

3. 同理,选了读理论性博士这条路,就要尊重相应的学术规则。学术规则也绝不应当因为个人的身份而改变。无论你是人还是海豚,是普通工人还是演员,这个标准都不应降低。对于翟天临的论文抄袭和学术不端,任何借口都是徒劳的。

4. 在附言中,谢飞导演把相关的网络舆论类比于文革的批斗。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不同意的。文革是无中生有,而翟天临的锤已经不能再实了。翟天临从高中到博士,一路开绿灯走捷径,论文抄袭,违规升学、毕业。种种作为触及了做学术甚至于做人的底线。如果这种人,这种歪风邪气,舆论还不是一边倒的讨伐的话,那我们的社会没救了。把公众对不公平现象的抵触和颠倒黑白的文革放在一起,恕我无法理解。如果按着这个逻辑来,那么谢飞导演对于网络舆论的相关观点也可视为扣帽子和批斗。我个人对大众传播等等领域都不甚了解。但我感觉界定舆论好坏的边界是很模糊的。我们需要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成功时的表扬,错误时的批评,以及对于恶意隐瞒的真相的披露等等。

我认为就事论事的评论是可取的,即使这些评论对于某些人而言如同刮骨一样痛。而超出事件本身的谩骂是不可取的。翟天临这件事,就我所见,大多数评论都是前者,甚少见到后者。如果谢飞导演不是看到的完全相反的微博评论,那么将这样的网络舆论类比为文革批斗是很武断的。谢飞导演在这里应该举一些实例来支持自己才行。

翟天临事件所暴露的已经不是他个人学术不端的问题。而是,北京电影学院这个高等学府背后的权钱色交易,当然也包括了博士点的问题。但是后者说白了是制度问题,而前者涉及的是学术道德,是底线是不可触碰的!二者有轻重缓急之分。谢飞老师护校心切可以理解,对于博士学位的见解切中要害。但是有混淆视听,把个人道德问题、学校的失职失察与制度的不合理混为一谈,为翟天临、北电以及北电的某些老师开脱罪责的嫌疑。

再者我疑惑的是,谢飞导演前面都举了很多例子。比如关于学位设置的中外学校的例子,关于演艺人价值和成功的校友例子。唯独关于网络舆论这方面,没有实例。由此我认为,谢飞导演在这一方面的观点是比较薄弱的。这个附言于文章风格相差较大,建议删除。网络舆论可能引发网络暴力,但同时它也可以是助力,让我们关注到一些可能会被忽视的问题。就比如说翟天临这件事,如果没有网络舆论带来的高关注度,可能问题就无法被及时发现和解决。

网络舆论这个词应该是中性的,不应因其在各种事件中的所发挥的作用而附上褒贬的含义。我们不要依赖它也不要恐惧它。我们要警惕一些极端的言论利用网络舆论发酵,也要警惕一些自私的想法利用大家对于网络舆论的恐惧而洗白。

如果翟天临在这件事过后还能像以往一样正常在演艺圈活动,那么当下个杨天临出现时,是不是依旧道个歉,剥夺相关学位就完事了?如果道歉与归还脏物就能获得原谅,那么恶人至少比现在要多十倍不止!最后在赠给那些靠关系上位的人一句: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


预约咨询

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们的咨询顾问将与你联系,免费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