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消失了这么多天到底去哪了?聚惠企业为您深度解析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4 02:53   浏览量:93

新一代的“武则天”范冰冰已经消失100多天了。从6月初被税务部门调查到7月初警方介入,从被传限制出境再到先后传出封杀三年、被囚宾馆,范冰冰似乎正在一步步重走当年刘晓庆的老路。

对于范冰冰而言,是否能顺利渡过此劫,甚至在身陷囹圄之后还能重新回到桌面上,在日前“涉嫌偷漏税、违规放贷以及贪腐”的传言中,变得更加难以确定,而对于行业而言,能否真正的破而后立,才是更值得关注的现实话题。

范冰冰失声的100天之际,与之牵连的华谊兄弟和导演冯小刚,还在疲于澄清网络上的谣言。

99日和10日,冯小刚和华谊兄弟先后发表微博,表示日前网上关于“华谊兄弟王氏兄弟与冯小刚以刑事犯罪被通缉”为不实消息。冯小刚在回应中明确强调自己没有所谓的阴阳合同,也没有偷逃税,美拉传媒每年纳税几千万,他本人纳过的个人所得税累计数亿。

目前,相关流言的发布者已经主动删除所发消息并发表了道歉声明。围绕着冯小刚的舆论压力还体现在其他方面。在贾樟柯新片《江湖儿女》最新发布的海报中,下方主演名单中冯小刚的名字已经不见。而在此前片方发布的系列角色海报中,冯小刚独占一席。

尽管如此,崔永元微博回应冯小刚的那句“昨日光鲜只供怀念”,似乎更符合范冰冰的近况。在过去的三个多月里,范冰冰的演艺事业已经基本全面停摆。原定于76日上映的《爵迹2》和原定档817日的《大轰炸》,最终都未能如期上映,后者最新海报删掉了范冰冰的名字。

由范冰冰主演的5月份杀青的曹保平新作《她杀》,也被圈内人爆料将重拍。不过曹保平工作人员回应称影片正在后期制作中,没有重拍这回事;另一部曹保平执导的作品《白麻雀》此前也定了范冰冰主演,但开机却一再延迟,到了今年更是毫无消息。

深受影响的还有斥巨资打造的《巴清传》,这部被广告商撤资的作品在业内人士看来已经大概率无法播出,唐德影视的股价也从“阴阳合同”曝光之日起几近腰斩,目前总市值仅35亿元左右广告代言合作方们也纷纷避之不及。6月下旬,有网友发现范冰冰在央视的最新广告代言镜头全被剪光。

另外,她作为全球代言人的珠宝品牌De Beers 6月份另找了高圆圆、佘诗曼、莫文蔚等女星宣传。数娱梦工厂注意到,有范冰冰出现的宣传微博只截止到5月中旬,恰好是崔永元炮轰范冰冰事发前。

910日,泰媒Khaosod报道,泰国著名的王权免税店已经对外宣称范冰冰不再担任免税店形象大使一职。而8月初时,王权免税店还发布公告辟谣,表示未撤销范冰冰的企业代言人身份。

封杀一事虽未官方宣布,既定事实已经摆在面前。暴风雨尚未真正到来,敏感之人已经察觉了风向。98日,范丞丞在参加活动时再次泪洒当场,感慨“不知道自己10年后还能不能站在舞台上”,直言“不想回家”。另一旁,李晨也在8月份被拍到摘掉了无名指上的婚戒。

93日,人民网刊文发布《中国影视明星社会责任研究报告(2017-2018)》,该报告由北京师大与社科院主导,范冰冰得分为零。与之相对,李晨则位列第七,成为9位成绩及格明星之一。第二代“武则天”,能否再次渡劫?

范冰冰正是随着九十年代娱乐圈的发展而成长起来的女艺人,《手机》不仅是她首次以女主角身份参演电影,还使她获得了至今为止唯一的一个百花奖影后。但谁能想到,彼时送她上云端的作品,却为如今的光鲜生活埋下了祸端。

96日,《证券日报》转载自媒体“牛兄弟”的文章《逃税被调查,范冰冰被控制将接受法律裁决》称,除涉偷税漏税外,范冰冰还涉嫌参与有关银行违规放贷及腐败案件。文章还强调,范冰冰目前已被控制并接受调查,未来最大可能是面临法律制裁。

这篇文章随后被删除,但已经广泛转载。无论是官方、《证券日报》还是范冰冰团队也并未对文章内容进行辟谣,外界的怀疑进一步加深。20038月,刘晓庆被判补缴1458万税款以及573万滞纳金,在经历了422天牢狱生活后得以被取保候审,最终法院决定不起诉,但刘晓庆的资产也被低价拍卖,最终还要偿还大量债务。

不知此次范冰冰怎样才能度过此劫?演员片酬下降不明显,该涨还在涨抛开范冰冰的个人命运,“阴阳合同”带来的更大余波还在行业内震荡。8月,三大平台与6家影视公司联手发布声明,规定演员片酬不能超过制作成本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70%,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

随之而来的税务大整改更是让行业不同角色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和对峙。自81日起,影视行业新税制下明星工作室税率从6.7%提高到42%,并需在10月份之前按照新税制补缴今年前6个月税款。

《苹果日报》援引某大陆电影公司高层说,以1亿元聘请甄子丹为例,制作公司在新税制下要多缴3100万元,由于成本大增,目前叫停了至少70部影视作品,“假如新增的税费都由投资者负担,我相信不会再有人投资拍戏。”

香港电影制片商HMV数码中国集团的萧定一也表示,会观察一段时间才敢再拍新戏,因为风险大了很多,可能演员同工作人员都要让步,不可以将税款完全转嫁给出品方。

不过,目前似乎已经有了出品方承担税款的案例。知名导演、制作人刘江日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明星工作室增加的税收成本,将由投资方买单。“他们(明星)都是拿税后价,像我最近的项目,受政策影响,成本直接抬升五分之一。”

尽管如此,根据数娱梦工厂的了解,目前行业内多方依然普遍处于对峙和博弈状态,大家都在观望。明星不愿自降身价,投资方不愿承担税款,制片方则在演员选择上受到限制,似乎哪一方都不好受。

首先便卡在演员片酬方面,片酬降不下来,制片方将举步维艰。

一方面限酬,另一方面又给出名单限制,这样自相矛盾的做法势必会使行业改革进展缓慢。

以上就是聚惠企业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的热点资讯,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相关的资讯内容关注聚惠企业登记给小编留言,也可以在百度搜索公司名称聚惠企业登记进入我们的官网,聚惠企业10月份周年庆即将到来我们会及时更新更多热点资讯哦。


预约咨询

留下你的联系方式,我们的咨询顾问将与你联系,免费咨询。

关注我们

添加聚惠企业微信或搜索:JHQY128

扫描查看聚惠企业小程序

热门业务更多>>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7-189-622

15012669840(同微信)

15012669840